一年4部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迪士尼真的在啃老本嗎?

創新已經被刻進了迪士尼的基因里,為什么到了現在,迪士尼突然放棄了創新,開始吃老本了呢?

迪士尼這一輪真人改編電影潮始于2010年的《愛麗絲夢游仙境》。然后從2014年的《沉睡魔咒》開始,以一年一部的速度推進,直到今年迎來了一年四部的井噴。

已經上映的9部真人電影截至目前全球總票房62億美元,平均下來一部電影將近7億美元票房,這是很多電影都無法企及的票房成績。

早在上周,放映中的《阿拉丁》全球累計票房已經達到了8.17億美元,而且作為一部好萊塢歌舞片,《阿拉丁》罕見地征服了東亞市場,在日本連奪3周票房冠軍,在韓國也熱度不減,上周力壓《玩具總動員4》再度登頂周票房榜首。

在《阿拉丁》之后,新《獅子王》也將在7月登陸國內院線,雖然《獅子王》沒法拍“真人版”,但在迪士尼的超寫實CG技術下,電影看起來和真正的非洲大草原也沒有什么區別了。值得一提的是原版木法沙的配音詹姆斯·瓊斯也將回歸,而辛巴的女友娜娜這次則由碧昂絲配音。

明年,觀眾還將看到真人版《花木蘭》。迪士尼為了討好中國市場可謂是煞費苦心,本次飾演花木蘭的是劉亦菲,而甄子丹、李連杰、鞏俐也將出演,看這演員陣容我都看不出這是美國電影。

在2010年前后,迪士尼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事是收購漫威。第二件事是迪士尼的制片部門來了兩位新高管——迪士尼影業總裁肖恩·拜利和迪士尼工作室主席艾倫·霍恩。

收購漫威和迪士尼翻拍真人電影似乎沒有什么直接關系,但主持制片工作的肖恩·拜利在接受外媒采訪時非常坦誠講出了他們拍真人電影這個想法其實是受漫威啟發。

“我們覺得,如果說鋼鐵俠、雷神、美國隊長是漫威的超級英雄,那么愛麗絲、灰姑娘、貝兒就是我們的超級英雄。庫伊拉、梅爾菲森特就是我們的超級惡棍。”

并且,肖恩·拜利和艾倫·霍恩也給迪士尼宏偉的改編真人電影計劃定了一個明確的時間界限——只翻拍2000年以前的作品。

懷舊情緒與迪士尼的“文藝復興”

只翻拍上個世紀的作品是一個十分討巧的做法,因為這恰好切中了我們的時代情緒——懷舊。

從1989年開始到1999年,這一段時間被稱作“迪士尼的文藝復興”(Disney Renaissance),從1989年上映的《美人魚》開始,迪士尼先后推出了《美女與野獸》《阿拉丁》《獅子王》《花木蘭》《泰山》等動畫電影。

《美人魚》

這10年時間迪士尼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推出原創動畫,每一部都在奧斯卡獎上有所斬獲,可以說是既高產又高質,在票房上也收獲頗豐。

我們也能發現,迪士尼現在的真人改編電影有相當一部分都來自于這個階段。

誰會去電影院看這些老動畫改編的真人電影呢?80和90后。這些動畫正好是伴隨著這代人成長,現在這一代人已經長大成人組建家庭,他們會帶著孩子再去重溫一遍。

八、九十年代也正好是家庭錄像設備普及的時候,就算你沒法去電影院看《獅子王》,也能在家里用DVD接受迪士尼的洗禮。

這里也有幾個小數據可以作證家庭發行對迪士尼IP傳播的意義。《阿拉丁》的錄像帶一年賣了2400萬套、《美女與野獸》兩年賣了2200萬套。最夸張的是《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這部電影1937年上映時票房收入780萬美元,但是后來靠賣錄像帶就賺了2.4億美元。可以說,白雪公主的動畫形象能流傳至今,錄像帶功不可沒。

在那個精神生活并不豐富的年代,觀眾的注意力還沒有被各種電子設備搶走,只要一個東西足夠好,它就能迅速被各種大眾媒介復制,成為全民性的流行。邁克爾·杰克遜的歌、《泰坦尼克號》和迪士尼的動畫都是這樣被“經典化”的。

迪士尼的IP價值與商業模式

但是經典這個詞也有另一層含義——過氣。它們似乎是中年人的趣味,和年輕人沒有太大關系。迪士尼從來沒有錯過任何一代人,這一代年輕人當然也不能例外,所以真人改編電影的第二重意義就在于吸引現在的年輕觀眾。

迪士尼最大的價值在IP。為了保證它們能持續吸引新一代的觀眾,這種迪士尼對IP的維護就包含有必要的“更新迭代”——對原有的故事和人物設定進行修改,以適應時代變化。

原來《睡美人》中,給公主奧蘿拉下咒的女巫梅爾菲森特只是一個“臉譜化”的壞人形象。但在電影中,梅爾菲森特擁有了更多性格,她下咒是因為國王辜負了她的真心,而她對奧蘿拉也產生了母女般的感情。最近上映的《阿拉丁》中,茉莉公主的形象也從一個“花瓶”性質的弱女子變成了一個有志于當國王的女強人。

不斷更新原有IP的設定,并借此吸引新一代觀眾,只是迪士尼整個商業鏈條的第一部。當你接受了他們的“洗腦”,成為了一個忠實粉絲以后,更多IP衍生的消費就向你會敞開大門,包括但不限于:迪士尼樂園、玩具、游戲和各種品牌合作產品,例如優衣庫的聯名款UT。

迪士尼對于IP化運作的執著其實不僅限于壓榨原來老動畫IP的價值,他們還會做一些我們看來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例如拿迪士尼樂園的游樂設施改編電影。

預計明年上映的《叢林巡航》(Jungle Cruise)原型是迪士尼樂園里一個同名的水上游樂項目,游客可以乘船穿過樂園里的多條河流。

當然,這也不是迪士尼第一次做這種事情,迪士尼游樂設施改編電影中最出名的就是“加勒比海盜”系列。

迪士尼在吃老本嗎?

不過這一套循環利用IP拍電影的方式也是迪士尼現任制片部門負責人肖恩·拜利和艾倫·霍恩想出來的,華特·迪士尼本人和他們倆的前任杰弗瑞·卡森伯格都表達了對翻拍的厭惡。

1933年的時候,華特·迪士尼的動畫《三只小豬》取得了巨大成功,有人請求他拍一個續集,但被他斷然拒絕。而開啟迪士尼“復興”之路的杰弗瑞·卡森伯格也曾在公司備忘錄中寫過“大家不想看他們看過的東西,我們的任務不是回收再利用,而是創造新故事。”

《三只小豬》

可以說創新的基因經過幾代人已經被刻進了迪士尼的基因里,為什么到了現在,迪士尼突然放棄了創新開始吃老本了呢?

其實迪士尼沒有完全放棄創新。

在動畫領域,迪士尼自己的動畫工作室依舊在產出高質量的原創動畫。《冰雪奇緣》、《超能陸戰隊》、《瘋狂動物城》、《海洋奇緣》都稱得上近幾年的動畫佳作。只不過隨著動畫電影市場的競爭愈發激烈,迪士尼不再像過去那樣,對市場有支配力。

在真人電影領域,迪士尼也不乏非動畫改編作品,根據迪士尼游樂設施改編的《明日世界》、根據同名小說改編的《時間的褶皺》和根據童話故事改編的《胡桃夾子與四個王國》都是近幾年上映的,只不過它們無一例外都票房慘淡。

這些電影票房不佳,除了不好看以外,很大程度上吃了IP不知名的虧。《時間的褶皺》是一部1962年出版的科幻小說,但并不是什么知名小說。《胡桃夾子與四個王國》的故事來源于德國民間童話,柴可夫斯基也根據這個童話改編過一出同名芭蕾舞劇,但這個童話的流行僅限于中歐和東歐。

流媒體的擠壓

迪士尼幾部非知名IP改編電影的失敗,也側面反映出流媒體對現在電影市場的擠壓。

流媒體和院線之間形成了一種“廚房和餐廳”的關系。餐廳不會因為每家每戶都有廚房而倒閉,但是人們對餐廳的預期會比廚房高。這個道理反映到電影市場上就是,大家只會去電影院看話題度高的“大制作”,小成本電影則會轉向流媒體渠道。

而“大片”往往意味著強宣發,在宣發成本相當的情況下,觀眾對知名IP電影的認同度一定比原創電影高。從這個角度看,把賭注押在大IP上也是一個跟保險的選擇。

這個趨勢從近幾年流媒體平臺推出的熱門原創電影上就能看出來,《海邊的曼徹斯特》成本只有850萬美元,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羅馬》預算只有1500萬,和現在動輒上億美元的預算相比,他們都是小成本原創電影。

迪士尼自家流媒體Disney+上的原創電影也沒有“大片”,根據三文娛此前推送的《“房地產商”迪士尼都有哪些家當?不止漫威星戰皮克斯福克斯》,目前公開的Disney+原創電影,都是不需要多少特效的傳統劇情片。

這個趨勢如果繼續演進,未來我們在電影院里看到的IP大作會越來越多,中小成本原創電影的市場會被進一步壓縮。也就是說,想在電影院看到迪士尼的原創真人電影就更難了。

迪士尼因為歷史悠久,其發展歷程總會被商業史學家們分割成許多階段。除了前文提到的“文藝復興”時期,還有所謂的“睡美人”時期(1971~1989),這一階段的迪士尼發展陷入了瓶頸,作品乏善可陳,就像沉睡的美人。

不知道50年后,未來的商業史學家會對這個時代的迪士尼作何評價。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三文娛”(ID:hi3wyu),作者:Dkphhh,原標題:《一年4部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迪士尼真的在啃老本嗎?》。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侏罗纪公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