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主題公園的失敗癥結及運作模式初探

上世紀80年代末,錦繡中華微縮景區和中華民俗園,取得巨大成功。90年代中期,眾多投資商跟風模仿,由于市場不成熟等原因,90%都成為爛尾工程,近幾年,主題公園再度火爆,但從目前這一產業總體狀況看,卻極不樂觀,經營業績七成虧損,二成持平,僅有一成贏利,其中有些項目已經破產或關門停業,甚至未及開業而荒廢。

我國的主題公園起步于上世紀80年代末,深圳華僑城先后成功開發了錦繡中華微縮景區和中華民俗園,取得巨大成功。90年代中期,眾多投資商跟風模仿,一時全國各地出現1000多個主題公園,由于市場不成熟等原因,90%都成為爛尾工程,或者開業不久即告失敗,沉淀資金達4000多億元。近幾年,隨著國家將旅游定為國民經濟主導產業,以及全民休閑旅游時代的到來,主題公園再度火爆,大大小小的主題公園井噴式增長,目前,全國已累計開發主題公園式旅游點2500多個,是美國近60年開發數量的70多倍。中國以最迅猛的建設量獨步全球,但從目前這一產業總體狀況看,卻極不樂觀,經營業績七成虧損,二成持平,僅有一成贏利,其中有些項目已經破產或關門停業,甚至未及開業而荒廢。有報道稱,目前全國被套牢在主題公園項目建設上的資金高達1500億元。

在市場面前中國式主題公園再次跌倒,而且這次跌得近乎另類,不再是由于市場不成熟,而是由于投資者自身不成熟,偏離了主題公園發展方向。

一、中國主題公園的失敗癥結在哪里

中國主題公園普遍采用“旅游+地產”運作模式,可以概括為:低成本獲得土地使用權—大規模成片開發—建設主題公園—賦予文化內涵—改善周圍業態環境—提升土地價值—快速回流現金—反哺旅游項目。這種模式的投資者基本是專注于搞主題公園本業的;還有部分不務正業者,借機圈地,甚至以此為幌子從地方政府以低價獲得土地用于房地產開發,已經涉足地產行業的,在此已沒有討論的必要。

(一) “旅游+地產”運作模式形成原因

形成中國特有的“旅游+地產”運作模式的原因應歸結于地方政府誘導。大多主題公園是政府唯GDP論、唯大項目論的產物,地方政府大都將旅游與城市發展結合在一起,將大型旅游項目規劃與城市規劃結合在一起,作為城市品牌的一個亮點來招商引資。由于主題公園會形成經濟的聯動效應,吸引大量人氣,從而形成消費流,拉動當地產業;而且可以作為文化旅游名片,提升當地的文化形象,因此,地方政府大都在政策、金融、土地等方面對主題公園項目給予優惠支持。

這種做法主觀上是好的,但從客觀上,卻誤導了主題公園的選址、定位和運作,直接影響了主題公園的盈利模式,甚至糟蹋了好端端一個產業。由于主題公園一次性投入大,市場培育期長,營運成本高且投資回收慢,已建成的主題公園的更新改造和新主題公園的建設都需要持續性的投入,且房地產業務快速收益的特點正好緩解了主題公園長期投資和短期收益之間的矛盾,因此,主題公園投資者在在國內地產行業無厘頭地瘋狂發展時期,引入地產項目,恰好可以平衡主題公園項目短期內入不敷出的窘況,從而形成了中國特色的主題公園運作模式。

(二)“旅游+地產”運作模式的影響

在特殊經濟大環境和投資商急功近利思想雙重誘導下,主題公園從一開始就背離了主題公園開發的正常軌道,并對后續發展造成不良影響,這些影響是持續的、遞進的,甚至是致命的。

1、選址不當

眾所周知,主題公園選址一般在經濟發達、人口流動多的城市和特大城市,需要兼顧選址和競爭空間因素,也就是說,既要離客源市場近,考慮半徑市場內的人口數量、人口消費能力和人口消費偏好,不能讓市場半徑過大;又不能過度形成集群效應,即考察依托地競爭對手的數量,不能加劇競爭環境,沒有發展空間。但是,事實并非如此,許多投資商在選址上忽視主題公園最關鍵的地域因素,或者選擇選擇地價比較便宜的偏遠地區,因基礎設施和服務設施的落后,交通不便,而影響客源市場;或扎堆發達地區,一哄而上,盲目建設和開發。目前,國內主題公園主要分布在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北京三大區域,投資在5000萬元以上的主題公園大概有300家左右,其中有一定品牌知名度、有良好經營業績的主題公園只占總數的10%,其他90%基本保持持平或虧損狀態。

2、文化單薄

選址不當還體現在地域文化的遴選上,不是任何地方都有適合的主題公園文化。現代旅游行為學研究表明,旅游本質上是旅游者尋找與感悟文化差異的行為和過程。主題公園的主題本身就是文化命題,在主題選擇方面必須突出主題的文化性,否則就沒有創意深度和豐度,更不可能持續性發展。

3、贏利模式偏差

因選址錯誤導致文化主題欠缺,引發主題定位問題,進而影響到項目規劃、文化創意、產品設計、經營創新,最終影響市場推廣和效益,可謂一招不慎,滿盤皆輸,可以說,項目論證階段的選址是盈利模式的死穴,是主題公園失敗的病灶。

在很大程度上,這是一種以土地增值為基礎的混業經營模式,而非本質意義上的主題公園的正常運作模式。中國式主題公園遠沒有進入全球主流派主題公園的盈利軌道,大多偏離了主題,而不得不去賺地產增值的紅利。但有點諷刺意味的是,主業雖然不濟,在特殊經濟大環境下,投資者在經濟利益上卻歪打正著,土地升值了,這也許是中國主題公園投資者有意無意成為地產開發商的直接原因。

“旅游+地產”也許是中國式主題公園的特色,在特定時期有其存在理由,但由于沒有遵從主題公園的一般發展規律,并沒有形成科學合理的盈利模式,就主題公園本身的開發目的和方向來說,顯然是南轅北轍,誤入歧途。甚至可以這樣說,這種運作對于主題公園基本是失敗的,而對于地產業確是成功的。

二、迪斯尼樂園運作模式給我們的啟示

迪斯尼在全球規模最大,運作模式最為成功。以迪斯尼樂園為代表的世界著名主題公園的盈利模式或許有助于匡正我們的經營理念,并從中探知符合中國實際的運作模式和贏利策略。

(一)稀缺式開發

相比中國主題公園群體性亢奮和大規模的建設,以及“旅游+地產”運作模式,迪斯尼公司按照主題公園本身的運作規律,非常謹慎地控制著公園的數量,并建立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盈利模式。自第一家迪斯尼樂園開業至今,迪斯尼近60年內僅在全球開發了5家同類型的主題公園。據了解,上海市迪斯尼樂園從申請,到立項、規劃和施工足足運作了近十年,可見迪斯尼在主題公園建設和選址上的慎重。迪斯尼樂園正是通過嚴控數量,精心選址,寧缺毋濫,成功地保持了稀缺效應,使全球市場對迪斯尼樂園始終處在一種“饑餓”狀態,進而保持消費者對迪斯尼樂園的消費欲望,而不是像中國式主題公園一樣一味地跑馬圈地。其專業精神、開發頻度以及盈利模式都是值得我們借鑒的。

(二)復合型產業

眾所周知,一個旅游區的形成是多方面因素的集合,包含行、住、吃、游、購、娛六大要素。佛羅里達奧蘭多迪斯尼樂園是全球最大的主題樂園,也是迪斯尼的總部,總面積達124平方公里,約等于1/5的新加坡面積,擁有4座超大型主題樂園、3座水上樂園、32家度假飯店以及784個露營地。這里設有5座18洞的國際標準高爾夫球場和綜合運動園區,還有集購物、娛樂和餐飲于一體的購物中心,里面有夜間游樂區、各式商店和超過250家的餐廳,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旅游綜合體,從而大大強化了迪斯尼世界作為旅游目的地的吸引力。2013年,全球迪斯尼樂園全年接待人次超過1億,營業收入上百億元,其中,僅30%來自門票,30%來自購物,剩下40%來自于其它業務。

(三)品牌化營銷

現在的迪斯尼不再僅僅是跟傳媒、玩具業之間的單向合作,電影及電視制作人占主導地位的局面已被代替,而是將兒童熟悉的玩具重新包裝,作為游戲元素編入電腦游戲,從而進入多媒體,并將它變成故事性的影視節目播放,然后再在建設主題公園的時候汲取其元素,形成一種互動效應,促進主題公園、影視的互動交融發展。迪斯尼除了門票收入,還以租賃、服務、衍生品銷售等獲得溢價收益。另外,迪斯尼還通過出售具備知識產權特點的旅游紀念品獲利,又由于旅游紀念品的發售進一步擴大品牌的影響力。迪斯尼公園的這一盈利模式具備一種頑強的生命力,主題公園產業化使之成為“永恒的樂園”。

從迪斯尼贏利模式可以看出,主題公園雖屬文化經濟板塊,但隨著文化的多元化、技術的現代化、娛樂的多樣化、項目的個性化、氛圍的場景化,產業鏈可以向房地產、零售業、金融保險業、技術咨詢業、文化藝術等邊緣產業延伸,從而成為獨立形態的旅游目的地,形成一種具有擴張潛力的發展模式。

三、我國主題公園的運作模式探討

主題公園是為滿足旅游者多樣化休閑娛樂需求和選擇而建造的一種具有創意性活動方式的現代旅游場所,是根據特定的主題創意,通過文化復制、文化移植、文化陳列,以高新技術等手段、虛擬環境塑造與園林環境為載體來迎合消費者的好奇心,以主題情節貫穿整個游樂項目的休閑娛樂活動空間。由此可知,選址定位、文化主題、策劃創意、科技創新、品牌營銷等是主題公園的主要因素。

當然,迪斯尼不應該總作為主題公園的唯一版本,但其生存發展了近60年,有很多方面確實值得我們去借鑒。我國主題公園的投資者應結合國情和文化特色,不斷開發創新,找到屬于中國主題公園的運作模式。這就要求首先要從根本上回歸純商業操作,按主題公園運作規律辦事,包括定位的精準性、文化的主題性、項目的創意性、科技的創新性、業態的復合型和營銷的品牌性。

(一)主題定位是主題公園開發的核心

主題公園的主題本身就是文化命題,文化主題是主題公園的生存根本,地域化與特色化地區文化的差異性決定了主題公園的開發必須與當地文化結合。真正的主題公園實際上就是在講故事,主題公園要做好、做大、做強,必須挖掘游客生活中的文化,讓游客陶醉在這種文化游戲之中,這樣的主題公園才能在客源市場上掌握主動權。主題公園的開發,說到底不僅是商業利益上的競爭,更應該是文化主題開發上的對壘。

世界上成功的主題公園,無不主題豐滿,個性鮮明。每個國家都有著不同型的主題樂園,有游樂型的,有模擬型的,等等。至于以風情體驗為題的主題公園,則將不同的民族風俗和民族色彩展現在游客眼前。全球最受歡迎的主題公園,如:西班牙薩魯的冒險家樂園、加拿大的奇幻樂園、德國魯斯特的歐洲主題公園、香港的海洋公園、丹麥哥本哈根的蒂沃利公園、英國的黑池歡樂海灘、韓國的龍仁愛寶樂園等,個個有鮮明的主題和文化。

迪斯尼在美國本土及全球已經培育出使自身不斷發展壯大的有生命力的文化,弗羅里達奧蘭多迪斯尼樂園在美國本土叫魔幻王國,里面的主角是米老鼠和唐老鴨,是迪斯尼所創造的動漫的這一主題的延伸,它將人性與童話、自然與建筑和諧結合,體現出美國文化對現實與科幻、快樂和希望不懈追求的價值取向,是一種典型的美國精神。由于這種文化的契合,營業之后盈利不斷。日本迪斯尼也是如此。相反,迪斯尼在巴黎和香港由于主題文化不能落地,則出現了虧損或微利的狀況,巴黎迪斯尼開業后一直虧損了17年,直到近幾年才略有微利;香港迪斯尼開業于2005年,開業初期高估客流人數連年虧損,直到2012年才開始盈利。

迪斯尼在全球各地經營狀況迥異的原因之一就是文化差異,文化是否成功融入當地是成敗關鍵。深圳華僑城在醞釀建設錦繡中華、中國民俗文化村時,首先明確的是展示五千年華夏文明史和多民族的民俗文化。最近有來自澳洲的消息稱:澳洲要建中國版“迪士尼”,樹中式地標。該項目是中國文化在海外的延伸,它集建造、藝術、美食等內容為一體,意在讓游客在娛樂中慢慢地接受中國文化的新模式。其主要客戶定位于澳洲當地人,也是澳洲華人逢年過節可以聚會的選擇場所之一,目前,澳洲華僑數量逐年增多,除唐人街外需要有一個加強華人團結的活動場所。

觀賞性主題公園早已發展為游樂性主題公園,但是國內對這種主題的認識似是而非,歸根結底還是沒有什么明確的主題。方特是英文fantasy漢譯過來的,就是好玩的意思,其實主題也是虛的。歡樂谷也沒有明確主題,文化分散,里面的冒險山、雪山飛龍那算不上什么主題,只是給它取一個名稱,營造了一點氛圍而已。

蘇州樂園開業之初以”東方迪斯尼”為品牌定位,以”迪斯尼太遠,去蘇州樂園”為宣傳口號,這個理念所宣傳的僅僅是一種消費理念,但即使這樣,仍在短時間內取得一定的成功,并贏得得一定的品牌效應。但這種定位太簡單、太隨意,只是一種比附的品牌策略,而且沒有和消費者之間建立一種情感上的依賴。從長遠看,絕不是成功的定位。

(二)創新支撐是主題公園運作的靈魂

不同類型的主題公園,主題文化要創新,產品功能要創新,表現手法也要創新。假如主題公園的經營項目長年不變,再忠實的粉絲也會有厭倦的一天。我國很多主題公園在開業前幾年達到某一峰值后就很難再次超越,開始走下坡路,就說明了這一點。

1、創意支撐

創意是公園設計的靈魂,主題公園的一個最基本特征是創意性。主題選擇需要創新思維,在進行主題創意與策劃時,要緊緊圍繞旅游者的需求,突出休閑娛樂的特性,表現旅游新形態,精細化演進,打造精品,只有這樣,才能保持新鮮感和生命力。迪士尼樂園在創意方面,改變了傳統上的主題公園設計和傳媒、玩具業之間的單向合作關系,不再是電影及電視制作人占主導地位的局面,而是將兒童熟悉的玩具重新包裝。作為游戲元素編入電腦游戲,進入多媒體,并將它變成故事性的影視節目播放,然后再在建設主題公園的時候汲取其元素,從而形成一種互動效應,促進主題公園、影視的互動交融發展。

2、產品支撐

任何一種旅游產品在市場上的銷售情況和獲利能力并非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變化,這種變化經歷了產品的誕生、成長、成熟和衰退的過程。主題樂園提供的旅游產品同樣遵循這一理論,且游樂產品的生命周期相對一些傳統的旅游產品來說較短,更需要不斷地進行產品創新或改良。主題公園只有根據目標市場的需求變化不斷創新產品與服務,才能盡可能地延長其生命周期,帶給游客新鮮感,尤其是在中國社會新生代消費心理和行為產生經常性變動的現實條件下。迪士尼每一個主題公園都有獨到的創意,并在較短時間內一次性或分期建設到位,形成足夠大的規模和成熟、豐富的產品體系,保持強大的吸引力和競爭力,再通過一定程度的更新,吸引眼球。迪斯尼樂園一直慣用“三三制”,即每年都要淘汰1/3的硬件設備,新建1/3的新概念項目,使游客一直可以保持對公園的新鮮感,這也讓其被譽為“永遠建不完的迪斯尼”。

(1)參與性

參與性是決定產品有效性供給的基本條件,只有產品具有參與性,才能形成感召力和親合力,從而促進主題公園與游客之間的良性互動。深圳華僑城在不同時期建造的錦繡中華—中國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歡樂谷,就是一個不斷強化參與性的典型范例,這適應了主題公園游客不斷變化的娛樂要求。從靜態到動態,從觀賞到參與,從被動到互動,游客增加了重復消費的動力,可以從根本上提高重游率。

(2)娛樂性

隨著文化的多元化、技術的現代化以及游客娛樂需求的多樣化,主題公園應在導游系統、餐飲系統、購物系統、表演系統、乘騎系統、氛圍營造系統等方面豐富表演性內容,強化參與性元素,如:親子娛樂、情侶娛樂、團隊娛樂等。華僑城的歡樂谷系列項目相對于前期的錦繡中華、中華民俗園、世界之窗就是如此。就單純的靜態觀賞性項目說,青少年不感興趣,參與度不夠。在此前提下華僑城的歡樂谷增加了娛樂性、互動性產品,增強了吸引力。

(3)時尚性

隨著個性化時代的到來,年輕人渴望體驗一種酷的感覺,玩酷、炫酷成為一種時尚,這種時尚性可以對年輕人產生強烈的震撼力。實際上,主題公園從誕生的那一天開始,就致力于通過營造娛樂氛圍來強化這種酷的感覺。現代科技手段的全方位應用為主題公園產品形態的個性化提供了條件,在“玩酷”一代成長為市場主導力量的背景下,主題公園將更加注重娛樂氛圍的創新和營造。

(4)情景性

主題公園營造的每個場景應具有獨立的個性,氛圍應更加場景化,場景的造型、顏色、尺寸、材料、性能等方面應具有創意性和刺激性。造型視覺化、顏色多彩化、材料逼真化、性能精致化、故事文本化是主題公園場景化的必然選擇,聲光電技術的廣泛應用,場景的藝術效果都可以使場景更加真實和精彩。

(5)原真性

隨著消費意識的日益成熟,旅游者對游樂空間和情感體驗對象的要求不斷提高和深化,娛樂環境的場景化出現了本原性、原真性的傾向,因此,主題公園在塑造景觀環境方面必須跟進這種趨勢。可以運用有形實物設計具有藝術氣息與文化氛圍的景觀環境,也可以運用虛擬現實技術創造出具有想象力的人格化景觀環境,還可以綜合運用有形實物和虛擬現實技術,塑造出真假變幻的非日常性的舞臺化世界。在景觀環境回歸真實性的演進過程中,景區應根據主題的需要,盡量按照自然的本來面貌進行綠化,惟妙惟肖地創造出具有天然意義的園林環境。可以說,自然、野性、甚至凌亂的園林環境已成為主題公園的主流趨勢。

3、科技創新

現在的美國奧蘭多迪士尼世界,游客可以坐上潛艇潛游海底兩萬里,也可以登上宇宙飛船遨游月球,還可以參觀模擬外層空間環境的種植實驗室;在東京迪士尼樂園,電子音響動作裝置操縱著2000多個形象逼真的人偶和動物。華僑城的歡樂谷、四維影院等科技娛樂項目以及華強集團的方特主題公園,大量運用計算機、聲光電、人工智能、自動控制、數字技術等高科技,先后在國內打造出多個科幻、動感的主題公園。相反,國內大多主題公園僅僅依靠自然山水、人造景觀、低檔的游樂設施,恰恰缺少具有不斷創造新魅力的高科技,這類古板、單一的游樂型主題公園凋敝落敗是必然的。

由此看出,主題公園的魅力依托就是高科技。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和虛擬技術的成熟,主題公園產品形態的智能化和虛擬化在不斷加快,我國主題公園應不斷提高產品的科技含量,打造新動力、新材料、新性能的機器產品形態,豐富高度更高、坡度更大、速度更快、暈旋感更強、安全更有保障的乘騎產品。現在,網絡成為傳統傳媒之外的一股新興力量,投資商可以借助網絡的優勢,打造有更大市場的在線主題公園,這也許會給正處在困境中的中國主題公園帶來新的生機。

(三)復合型業態是主題公園發展的趨勢

1、集群化

主題公園需要超越單純主題公園的概念,亦即超越景區的概念,實現從休閑度假區到品牌突出的體驗度假區轉變。世界上成功的主題公園無不是將關聯產業相聯合,互為依托,相互促進。作為文化經濟的板塊,除了文化創意,金融、工業、商業等相關產業都可以規模化地深度介入。地產、商業和公園的景觀可以互為借用,互為呼應,成為一個融居住、娛樂、商業等要素于一體的較完善的人居系統。

華僑城注重推動度假設施及旅行社、歌舞演藝、策劃設計、動畫、網游、主題消費品等與主題公園相關聯的其他產業的綜合發展,正在通過多種產品,如度假區、美術館、劇院、運動場等其他項目,利用各自優勢,使得業態之間積極互補,釋放“乘數效應”以發揮整體效益。

2、多元化

專家認為,中國將進入一個大型主題公園發展的新時期,除了國內品牌國際化、國際品牌國內化之外,在產品上會呈現多元化的趨勢:一是出現大型的主題公園;二是出現生態、會議展覽、休閑、體育相結合的度假區;三是出現接近國際市場又體現民族化的大型演藝“秀”。著名旅游專家魏小安預測,未來國內主題公園的發展會形成三層并進的局面:第一層就是特大型主題公園,這種特大型主題公園基本上和國際接軌,有些甚至是引進國際著名品牌,這樣的項目,全國恐怕也就是三五個;第二層就是從各個城市發展來看,針對自己的需要和市場需求,培育一批中型主題公園;第三層就是一些規模較小的主題公園,類似專題性博物館。綜上所述,主題公園可以分地域、分類別表現為大、中、小型三種業態。

3、精致化

精致化就是按照特色化標準,針對固定人群,打造更有深度主題的中小型主題公園,這與魏小安所說的第二層,即“從各個城市發展來看,針對自己的需要和市場需求,培育一批中型主題公園”有些相似。根據我國的國情,主題公園朝著中小型化方向發展更符合實際,也更容易成功。中小型主題公園雖然不及大型主題公園內容豐富,但能深入發掘主題的各個側面,且投資少,建設期短,精巧而靈活,能根據大眾趣味的變化而迅速調整方向。如:廣州番禺的百萬葵園,開業初期著力打造世界上最大、種類最多的向日葵基地。近年來,隨著游客興趣與口味的不斷變化,相繼引進了玫瑰花、薰衣草、郁金香等多個花卉品種,大大提高了游客的重游率。

主題公園的小型化并不意味著要減少主題的內涵容量,要完善其主題形態仍需發掘主題的深度。我國主題公園建設受到資金、規模、設施種類和技術水平的限制,因此,必須在主題開發上揚長避短,充分利用我國豐富的文化資源,依賴許多精致的文化載體來體現社會的水準與內涵。主題公園投資者有責任集成傳統文化精髓,以精致的文化傳統來完善其高層次主題形態。

4、城鎮化

主題公園可以與城鎮化建設結合、與地方文化形態結合和地方品牌結合,建設免費供市民休閑娛樂的場所,可使城市更人性化、更具親和力,讓市民更有歸宿感。這樣不計較于門票收入,而著眼于文化層次的提高、品牌打造與產業集群化發展,也許比單純主題公園的建設更加實在,更加有意義。主體城鎮建立在對舊有城鎮特別的文化改造基礎上,投入較低,符合原居民改善生活的需要,同時城鎮因原居民的居住而富有特別的活力。旅游項目建在這樣的區域,生活配套等方面的成本較低,可重復旅游性較強,同時又是發展小城鎮的一個很好的選擇。事實上,中國主題公園成功的例子并不多,而主體城鎮成功的例子卻比比皆是,但大都是文化遺存,如:周莊、烏鎮、西塘、麗江古城、平遙古城、鳳凰古城,等等。

(四)品牌營銷是主題公園推廣的關鍵

旅游市場競爭的結果是名牌旅游產品最終吸引、招徠更多的客源,一個主題公園要在市場中占有一定的份額,必須實現旅游產品的品牌化,并努力提高品牌的知名度與美譽度,從而形成旅游品牌,樹立起名牌形象。當大型主題公園已形成知名品牌,進入成熟期后,就必須加大對品牌的維護力度,靠不斷提升品牌知名度吸引游客,避免被同行超越,并將品牌延伸開發到其他領域。此時主題公園的盈利模式不再以單一的門票收入為主,而是以品牌為核心進行延伸發展,在獲得門票收入的同時,通過出售具備知識產權特點的旅游紀念品獲得二次盈利,并由此進一步擴大品牌的影響力。這一盈利模式具備一種頑強的生命力。

1、強力的市場推廣

如何提高主題公園的重游率,是現代主題公園發展亟需解決的問題之一,也是主題公園持續發展的主要途徑。主題公園首先需要針對有效客源半徑市場采用靈活的營銷策略,將主題公園的各種正面信息向市場傳送,以保持其對消費者的持久魅力。這就要求將主題公園新的旅游內容通過有效的傳播手段,及時傳遞給潛在消費者,提高主題公園的曝光率,加深其在潛在消費者心中的印象。迪斯尼樂園每一個新的主題產生,其廣告宣傳可謂鋪天蓋地,轟炸式的宣傳。

2、與影視傳媒結合

通過在主題公園內拍攝影視作品的方法可以激發潛在消費者的好奇心,極大地擴展其知名度,從而達到拉動消費的效果。迪斯尼的新產品一般與影視傳媒結合,主題人物通過電視和電影來表現出來,進入大眾視野,有效拉動了主題公園游客市場。

3、與城市品牌共建

“大旅游”的開發理念,已將旅游發展與城市發展結合在一起。不少地方將大型旅游項目規劃與城市規劃結合在一起,作為城市品牌的一個亮點。華僑城深圳世界之窗主題公園于1994年開業,經20年的發展,已成為游客廣為稱道的深圳文化旅游名片,是國人了解世界、世界了解中國的窗口。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侏罗纪公园APP